0731-85796000-801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400-832-9966

版权所有:长沙普惠环保机械有限公司      ICP备案号:湘ICP备17014915号-1          营业执照代码:914301007279870610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  后台管理

0731-85796000-888

p-fine@163.com

 长沙市高新区环联路11号

 

 

400-832-9966

15873177500

>
新闻中心
>
>
环保总局变法:体制突围是关键

资讯分类

环保总局变法:体制突围是关键

分类:
行业资讯
作者:
2017/08/23 17:31
浏览量
【摘要】:
自塑料袋诞生以来,便以其轻便耐用赢得了人们的青睐。对许多人来说,将超市购买的物品装入商场免费提供的塑料袋早已成了习以为常的生活定式。然而,正是由这些小小塑料袋导致的白色污染,正在对生态环境构成严重威胁。 据统计,日前以色列每年要消耗50亿个塑料袋,其境内的垃圾填埋场中废弃塑料袋占了1/4。由于长时间过量使用塑料袋,陆地上的白色污染正在向海洋蔓延。位于红海之滨的以色列南部城市埃拉特素以碧海、珊瑚闻名
自塑料袋诞生以来,便以其轻便耐用赢得了人们的青睐。对许多人来说,将超市购买的物品装入商场免费提供的塑料袋早已成了习以为常的生活定式。然而,正是由这些小小塑料袋导致的白色污染,正在对生态环境构成严重威胁。
 
据统计,日前以色列每年要消耗50亿个塑料袋,其境内的垃圾填埋场中废弃塑料袋占了1/4。由于长时间过量使用塑料袋,陆地上的白色污染正在向海洋蔓延。位于红海之滨的以色列南部城市埃拉特素以碧海、珊瑚闻名于世,但乘坐观赏珊瑚的游船来到水下,看到的却是另外一番景象:梦幻般美丽的海水下面竟像一座久未打扫的城市,废弃的塑料袋时常漂浮而过。据称,丢弃在红海中的塑料袋已导致部分珊瑚死亡,成为威胁海洋生态安全的主要杀手之一。
 
为了遏制日益严重的“白色污染”,以色列议会环境委员会成员道夫•海宁和艾斯里纳•塔特曼上个月向议会提交了一份法案,要求超市和商场向顾客提供塑料袋时,每个塑料袋收费1谢克(1谢克约合1.685元人民币),以此鼓励消费者使用布袋、纸袋等环保型购物袋购物,减少塑料袋的使用。
 
海宁表示,他们提出该法案主要是受了国外成功经验的启发。2002年,爱尔兰推出“塑料税”后,每个塑料袋收费0.15欧元,结果塑料袋的使用减少了95%%;2003年,澳大利亚零售商协会通过一项法案,鼓励零售商自愿减少使用塑料袋,一些超市开始销售和使用可重复使用的“绿色购物袋”。两年后,超市的塑料袋消耗量减少了45%%,中小零售商使用的塑料袋也明显减少。他说,对塑料袋收费只是引导人们转向正确方向的一种手段,而且是经验证明切实有效的手段。当然也有其他选择,如像南非那样通过立法禁止使用超薄塑料袋等,但他不想一开始就采取过于强硬的方法。
 
该法案提出后,得到了大多数议会议员和一些社区环保组织的支持。以色列艾伏龙社区的因巴•艾辛格得知消息后,马上在所在社区发起了一项减少使用塑料袋的宣传教育活动。她在社区报纸上介绍塑料袋对环境的危害及填埋塑料袋耗费的人力、财力,呼吁公众珍惜和爱护自己的家园。去年12月,该社区委员会投票决定,提前在社区超市中实行塑料袋收费制。与此同时,他们为每个社区成员发放了两个绿色购物袋供购物时使用,超市也专门准备了绿色购物袋供人们购买。艾辛格说,开始许多人去超市经常忘记带自己的绿色购物袋,也有人抱怨塑料袋收费太高,但几个月下来,人们已经开始习惯新的购物方式。
 
事实证明,一旦人们真正意识到绿色购物的必要性,新的规定就会成为人们的自觉行动,而做到这一点的关键就在于教育、教育、再教育。
 
以色列沙龙地区环境质量部负责人欧兰德也持同样的观点。他认为,提高公众环境意识需要做大量的教育解释工作,实现这一目标的两个主要途径是通过学校和电视。儿童对家庭影响很大,如果在学校里告诉孩子们塑料袋对环境的危害,不仅可以培养他们的环境意识,也可对父母产生影响。他举例说,20世纪60年代许多以色列人喜欢采野花,对环境造成了潜在危害。为解决这一问题,以色列自然资源管理局与保护自然协会针对学生发起了不采野花运动,教育儿童不采受 潘岳日前表示,绿色信贷遭遇到的障碍,说明了改变现行格局和规则存在困难,这给政策推行者提出了更严峻的考验。
 
在原庆丹看来,环境经济政策的技术问题在实践中可以不断完善和解决。但最难解决、最容易使该政策落空的仍是,地方政府、企业、环境经济政策落实机构如银行等形成的利益共同体带来的消解作用。
 
如“双高”行业中的大企业(或上市公司)一般均为商业银行的大型客户,停贷会造成商业银行前期投入的信贷风险,而地方政府也不愿意失去税收大户,继而继续成为污染企业的保护伞。
 
而在现行管理体制下,我国银行业很难成为完全独立的企业,其信贷行为还受着地方行政权力的左右。
 
“仅靠国家环保总局单方发文是不够的,需要相关部门配合。”一位长期研究环境政策的专家点评去年环保总局“生态补偿指导意见”时向记者表示,从目前看该指导意见只是部门条例,而生态补偿机制的建立更多地需要财税制度和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相配合。对此,该人士分析:“不能因为某些技术难题而因噎废食,推进绿色经济政策关键要解决相关体制问题。”即相关财税体制、干部考核机制、相关部门配套措施跟进及监管机制。
相比此,也有专家提出,要把环境经济政策从分散到各部门的行政法规中提升到立法高度,才能彻底破解体制难题。如前述绿色保险方面,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把环境污染责任险作为强制险来推行,如果中国没有相关立法保障,很难保证企业都自愿参保。无论未来从哪个方面突围,环保总局表示,“尽管困难重重,我们推行绿色经济政策制度决心不变。” 
 
中国环保联盟